第五十一章

书名:大佬们的心尖宠|作者:不吃鱼丸|分类:现代言情|更新:2019-11-30 15:42:44

“说什么呢!”小作精嗔怪的瞪了眼徐蔷, 转脸又笑开了, “姐姐你可别污蔑我~我怎么勾引人了?”

她笑着, 漂亮的猫眼儿向着徐蔷柔柔软软的一眨,绵绵情意如蛛丝蔓延, 层层叠叠的缠绕住猎物的身,再慢慢侵入,直到深入心肺。让猎物再也挣扎不能,也不愿挣扎。

徐蔷面无表情的移开眼, 若是忽略她滚烫的耳尖,她现在的表现可以赞一句坐怀不乱。

她控诉道:“你这就是在勾引人!温小燃,你再这样我可就去和你哥哥告状了哦!”

温燃不高兴的嘟嘴,“告家长可不是好习惯, 而且温煦又管不了我,你和他告状可没用哦。”

自认为很成功的转移了话题的小作精拍拍手就要起身,然后被徐蔷一把拽住了袖子,“别跑!差点被你转移话题了。说,你刚刚是不是在勾引白思褚!他怎么招惹你了?”

......表姐什么时候变精了?真不好糊弄!

女孩垂下眼,圆润柔软的指尖在徐蔷的掌心一勾,掌心里酥麻的瘙痒让徐蔷不由自主的松开了手。

正好这时第一场戏拍完了,场务在另一头喊人:“好了, 各位老师辛苦了, 现在开始下一场!温燃准备了啊!”

“什么招惹不招惹的, 我听不懂哦~”向着徐蔷吐了下粉嫩的小舌尖, 女孩抬起头向着片场那边应声道:“好的好的, 来啦!”

趁着徐蔷松手的时候,温燃提起裙角,猫儿一般轻巧的蹿走了。

徐蔷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她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算了,冉冉总归是有分寸的,而且裴疏墨也在,怎么也不可能让她吃亏。

林世对这边的纠缠视而不见,一心一意只想拍好他的电影。都是祖宗,他谁都不想惹。

林世手持扩音喇叭,向着已经就位的温燃和白思褚叮嘱道:“小燃啊,今天这一幕你和思褚配合要多费点心,争取三次之内过。”不然就太烧钱了。

当然,后面这句话林世没有说,不然就显得他太小气了,身为名导,他也是要面子的嘛。

其实怪不得林世小气,虽然他们剧组资金充裕,更是有裴疏璧的大手笔投资,但今天温燃和白思褚的这场戏也确实是烧钱。拍一次,人力、物力消耗巨大,哪怕剧组再有钱,也禁不起几次NG。

《深宫》剧组租了影视城里最大的宫景区,小作精站在弘大宫殿前的广场正中央,远远看去就一个火红的小点。

娇人儿乖巧的点着头,侧头冲着收音话筒信誓旦旦保证道:“林导放心,我争取三次过!”

女孩清脆娇俏的声音经过话筒的收录再重新传输到监视器中,高质量的摄影机就是好,就连她声音里调侃的笑意都明明白白的还原到了众人的耳中。

她绝对是故意的!林世气的直跺脚,“温燃!你要是真敢把一次就能过的戏演个三遍,你看看你明天能吃到什么价位的盒饭!”

这威胁人的方法够独树一帜的,片场里的众人忍不住都笑了。

付亭站在林世身边拿起一个副导演的扩音喇叭,唯恐天下不乱的冲温燃喊道:“没事,冉冉你随意发挥,要是林导明天克扣你的伙食,你就来吃我的!”

刘娇月也应了声,“还有我的也给你!”

林世简直恨不得捂住胸口了,“你们!明天通通没饭吃!”

白思褚站在宫殿前的高台之上,看着下方那抹明艳的身影,眼中浮上了点点宠溺的笑意。

片场里原本因为要拍摄耗时耗力的大场面而不知觉中显得有些紧绷的气氛,也在几名主演的插科打诨中变得轻松起来。但闹归闹,在正式开拍后,白思褚和温燃也迅速进入了状态。

镜头里,身着着繁盛华贵的红袍的美人比衣裙上的金丝凤凰显得更加的娇艳夺目。

已经身为贵妃的祸国妖妃孤身跪在宫殿前的广场中央。在如火的艳阳天下,那张皙白玉润的面容上浮现出了浅浅的薄汗。她已经在这里跪了两个时辰了,可那个前一晚还在和她浓情蜜意的男人,却连派个侍卫出来看她一眼的意思都没有。

多可笑啊,明明早已经清楚了郎心似铁,她为何还会抱有希望?

魏清澜催下头露出了皙白纤细的脖颈,雪白的颈侧上,一颗红艳的小痣是那个男人爱不释手的位置,此刻也已经被汗水浸透,变得越加红艳起来。

她低喘了口气,汗珠从额角滑落,落进了眼里。魏清澜纤长的眼睫一眨,剔透的水珠又从她微红的眼角滑落。

不知是刚刚滴落进去的汗珠,还是泪水。

她的身体快要到极限了,双腿更是早已没有了知觉。

哪怕姿态因为过度的疲惫而略显狼狈,魏清澜那张艳绝天下的面容却依旧美到惊心动魄,甚至因为虚弱,而展现出了一种脆弱的美感,如琉璃翠玉,让人忍不住将其捧在掌心,悉心安抚亲哄。

可惜,那个唯一有资格哄她的男人,已经不愿意再哄她了。

就在魏清澜摇摇欲坠,即将撑不住身子倒下之前,高台上那座冰冷庄严的宫殿的大门总算是被打开了。

一个身着暗金色龙袍,威严高大的身影在众人的簇拥下缓缓走了出来,俊美无双却也冷酷无情的帝王停在了高台之上,不带任何感情的目光穿过半个广场,落在了那道纤弱的美人儿身上。

“魏清澜。”他唤了她的名字,声音里却不再含半分情谊,毫不在意她已经在此受罪许久,一开口,就是冰冷的质问:“你可知罪?”

在艳阳下暴晒了两个时辰的人儿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她的耳中甚至一直有嘈杂的嗡鸣声,震得她的耳膜都在隐隐作痛。可男人冰冷的声音,依旧清晰的传入了魏清澜的耳中。

魏清澜勾了下唇,她想开口,却发现嘴唇都已干涸的黏连在了一起。于是,在高台之上的帝王眼中看来,那个跪在下方的身影,连口都不开,只倔强的摇了摇头。

都到了这个地步了,她仍然不肯悔改吗?他虽然一开始就知道魏清澜并非她的长相那般纯良,却也没有料到,她竟是这般一个恶毒狠辣的蛇蝎美人!

缙宣帝冷下眼眸,磁性的嗓音染上了怒意,威严的压得人喘不过气来:“魏贵妃,你令人在皇后膳食里下药,害的皇后小产。如今已经证据确凿,你还不愿认罪吗?”

听着他的怒呵,魏清澜静默的身影突然有了动静,她缓缓的站了起来,因为脱力,她不得不伸手撑了下地,可她并不在意自己此刻狼狈的模样,只是一点点的,尽力挺直了背脊。

哪怕处境再艰险不堪,她依旧保持着自己优雅的姿态,绝不会在他人面前露出凄惨难堪的模样。

这是她身为贵妃的尊严,也是身为魏家子弟的教养。虽然过了今日,魏家可能再也不会承认她了。

魏清澜的思绪有些涣散了,在这一刻,她想到的竟然只有自己的母族。

是女儿不孝,清澜不义,只希望今日之事,不会连累到魏家,不会连累到她的父母兄弟。原本以为早已干涸的眼眶,又渐渐湿润。

美人催泪的场景实在是惹人心碎,簇拥在缙宣帝身侧的侍卫中有不少人不忍心的偏过了头。

片场里也有许多工作人员面露不惹,虽然知道只是在拍戏,但是,还是会忍不住的为其心疼。

魏清澜努力抬起了额,她的嗓音干涩沙哑,不复往昔的清甜娇软,一字一句,却依旧清晰干脆:“陛下,这件事,确实是臣妾做的。”

她点了点头,竟然大方承认了自己的罪行。下一刻,她用尽全力,高高抬起了手臂,长袖在空中扬起遮掩住了她的面容,当衣袖再次落下之后,魏清澜脸上的表情,竟让她像是变了个人一般。

高/潮要来了!

林世在监控器后屏住了呼吸,前面的戏份温燃的表现简直堪称完美,极具张力,甚至能将旁边的人带入戏!让人因其伤而伤,因其悲而悲。虽然是因为温燃精致非凡的样貌让她占了大便宜,但不可否认的是她的演技也不容小觑。

真是捡到宝了。

林世满意的点头,不过下面的戏份才是重中之重,而且烧钱,不知道她撑不撑的住啊!

镜头推近,给了温燃一个特写。

魏清澜抬起了头,她的手臂高高扬起,宽大的袖口微微滑落,露出了她白嫩细瘦的手腕。

她伸手,直指向殿后的凤仪宫!“但是,陛下。但是!我不认罪。”

她突然拔高了声音,沙哑的嗓音几近嘶吼:“您说我毒害皇后,杀害皇嗣!那您为什么不问问臣妾为什么要这么做!”

魏清澜孤身站在空阔宽广的大殿前的广台中央,身姿笔直如松。一挥手,长袖甩出飒飒风声!“您怎么不去问问您的好皇后,问问她!她是做了什么事,才让我对她这般恨之入骨!”

魏清澜的声音开始颤抖,似哭似笑,众人甚至能清楚的从她的声音中感受出她内心的痛苦和愤怒,还有掩盖在怒火之下的,不愿意公之于众的悲伤与绝望:“您怎么不问问,您的好皇后,在臣妾和您新婚之夜的第二天,给臣妾喝了什么药!”

“把镜头对准温燃的脸!快!”林世凝视镜头,突然冲着耳麦下令道。

摄影师急忙将镜头推进,温燃的面容完全显示在了摄影机的大屏幕上。

于是在场众人的注意都不由得聚焦到了她的脸上。有人倒吸了口凉气。

那双眼睛!

魏清澜精致的猫瞳圆睁,怒意压制于眼底如弦紧绷,恨意灼灼如火而出,水光莹润间泪珠像断了线的珠玉滴滴滑落。

她明明在哭,姿态却半分不显软弱狼狈,反而显现出惊涛骇浪般的气势,就好似平静海面下一朝喷发的火山,滚烫的岩浆直要将万物和自身都倾灭!

“那个毒妇!那个毒妇!给臣妾的根本不是什么避子汤,而是会让人绝育的药!”而且,您明明也是知道的!

魏清澜猛然闭上了眼,最后一句话,终究是没有说出来。

绝望至极,压抑至极。

全场鸦雀无声,所有工作人员都默默放轻了呼吸。

她的手臂无力的垂落,声音也愈渐低了下去,却字字诛心,“这是她欠我的。”也是你欠我的。

魏清澜握紧了手,修剪圆润的指甲掐进了掌心,鲜红的血珠低落,在白玉地面上开出了一朵朵艳色的小花,刺眼夺目。

徐蔷倏然起身,惊得场务急忙把她一把按住,“徐姐不慌不慌,是血袋!血袋!”

戏还在继续。

“你既然已经承认了你毒害皇后,杀害皇嗣。”缙宣帝高高在上,俊美的面容雕塑般冰冷淡漠。他并没有因为魏清澜的质问所动容,黑眸沉沉扫过魏清澜的身上,在她蜷紧的双手上一掠而过。他看着她的目光中像是有那么一丝的不忍,又像是没有任何情绪。

但他的声音却放柔了,一如平日里在她耳边亲昵耳语般温和:“那么你清楚自己会被判什么罪吗?”

可他的声音传进魏清澜耳中,只听出了刺骨寒意。天家无情,皇帝更是无心人。

“知道的,毒害皇后,杀害皇嗣。”她轻喃,“是死罪。”

她问道:“您要杀臣妾?”

缙宣帝神色冷峻,没有说话,但他的态度已经表明了一切。

毒害皇后,杀害皇嗣,证据确凿的情况下,魏清澜只有死路一条,缙宣帝可以包庇她,他甚至能从一开始就不追究这件事或是随意找个替罪羊。

但他不会这么做。

魏清澜之于他,不过是一时的宠爱,他的发妻永远是皇后,也只有皇后。哪怕皇后也有错,但缙宣帝在她们二人之间,选择的永远都是皇后。

哪怕他曾经也因为魏清澜的美貌和家世而起过想要将她捧上正位的想法,但想法,终究只是想法。

这个道理,魏清澜也懂,所以她才会这样孤注一掷。

“您要杀我。”于是魏清澜笑了,她扬起了头,目光穿过了缙宣帝的身体,落在了一片虚无之上。

缙宣帝沉声道:“你所犯之罪,便是万死也不辞。”

“真是无情啊,陛下。”魏清澜静静闭上了眼,她像是再也支撑不住了,缓缓的,缓缓的伏下了身躯,重新跪坐在了被艳阳灼烧到滚烫的地面上。

像是终于心如死灰,放弃了挣扎。

缙宣帝沉默的看着她的动作,直到她闭目不言久久不再动弹,才下令道:“来人,将贵妃压入大牢,听候发落。”

他没有在此刻剥夺她的名号,但在这个场景里听他唤她贵妃,却更显出了几分滑稽的苍凉。

“是!”两名侍卫拱手而出,转身向魏清澜走去。

然而就在他们走到魏清澜身前,伸手去拉她的时候。

两只利箭突然从宫殿的外门飞逝而入,带着破空的唳唳风声,精准的,刺穿了他们伸向魏清澜的掌心!然后去势不减,飞向了高台的台阶之上,就在缙宣帝站着的三两阶台阶之下,箭头竟是直接飞射入了石阶之中!

“谁!”“有刺客!快来护驾!”侍卫的爆呵声和太监尖锐刺耳的尖叫声一同响起。

而与此同时,宫殿的外门外传来了阵阵整齐轰鸣的巨大脚步声,像是正有千万训练有素的士兵迈着一致的步伐一齐向着宫殿进发。

而其中有一声格格不入的声音,更加快速而清脆。

那是马蹄踏响的声音!

护卫在缙宣帝身旁的侍卫如临大敌。

而缙宣帝没有动,他的目光重新落回到了魏清澜的身上。

女人依旧跪坐在地,她的背脊是挺直的,头却微微垂下,一头乌黑长发随风而散,遮挡住了她的面容。她一动不动,没有任何的反应,但缙宣帝知道,她必定听到了那些脚步声。

他凝视着她,突然皱起了眉,“魏、清、澜。”

一个高大健壮的身影骑马飞驰而来,一身银光闪闪的铠甲在阳光的照射下折射出耀眼的光芒,竟一时让人看不清他的面貌。

直到他来到了魏清澜身边,一勒马鞍,弯身下腰,一把将魏清澜搂在了臂弯里,带上马背!

随着两人的动作,来人终于显出了真貌。

缙宣帝身边的大太监震惊的瞪大了眼!“奏,奏王世子?!你是要造反吗!”

和身旁的其他人比起来,缙宣帝显得格外淡定,就像是早已知道了来者的身份,他的目光不离魏清澜。

而这时,风也吹起了女子的长发,露出了她的双眼。

魏清澜乌黑的双瞳干净平静,没有一分一毫的情绪,她看着缙宣帝的目光,就像是在看着一块石头,一个死物。

就如缙宣帝现在看着她的目光一般。

魏清澜张开了干枯却依旧红艳的双唇:“杀!”

杀字一出,成千上万身穿盔甲的士兵们鱼贯而入!

几声巨响,火包火轰鸣,轰开了宫城的城墙!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雪团子 19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大佬们的心尖宠请大家收藏:(www.83shu.com)大佬们的心尖宠巴山书院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大佬们的心尖宠》,方便以后阅读大佬们的心尖宠第五十一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佬们的心尖宠第五十一章并对大佬们的心尖宠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