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书名:大佬们的心尖宠|作者:不吃鱼丸|分类:现代言情|更新:2020-02-15 18:34:49

唐松年缓缓收回手, 他的视线一直落在埋在时倾怀里的女孩身上, 根本没有注意到时倾暗含敌意的目光,或者说哪怕他注意到了, 也不会在意。

因为才从海里被拉出来, 温燃的全身上下都湿漉漉的, 身上的破夹克衫在她下/海救席璇之前就不知道扔哪去了, 此刻身上就一件湿透了的长裙,海风吹过, 冷的她直打哆嗦, 裸//露在外的肌肤一片苍白。

看起来就可怜的不行, 不知是受了多少苦。

唐松年心中一刺,是他来晚了,若是他能再来早一些,再来早一些,她就用不着吃这么多苦了。

其实有时倾护着的温燃还真没吃什么苦, 除了饿着肚子不太好受,时倾从头到尾都将她护的挺好。若不是最后为了救席璇来了这么一场惊心动魄的枪战行动, 她早就登上前往M国的船,然后从M国舒舒服服的回到华国了。

而且从温燃失踪到现在也不过一天的时间, 在半点线索也无的前提下, 唐松年能这么快找到她不知费了多少心思。

但唐松年看着女孩现下的狼狈姿态,就是觉得她受了苦受了累, 受了天大的委屈, 一时间只感到心疼内疚的无以复加。

看到女孩在时倾怀里又抖了一下, 唐松年急忙脱下了身上的外套,递给时倾,“给她穿上。”

由于刚刚的一阵折腾,为了找到落在海里的温燃和席璇两人,时倾下水的时间也不比她少,身上自然也是一片透湿,唯一一点温度还被小作精蹭走了。

女孩在他怀里瑟瑟发抖,他却无法再给她提供足够的热量。时倾自然也心疼,所以他此刻也顾不上心底的那一点点不舒服,接过唐松年那件还带着温热气息的大衣,将温燃裹成了个蚕宝宝。

温燃现下这个状况,唐松年也不得计较她到底是被谁抱着了,当务之急是把她送上直升机。

他抓着软梯,脱下身上的安全带,抬头向着时倾示意道:“你先带她上去。”

在唐松年的帮助下,时倾将安全带系在了女孩身上,将她和自己绑在了一起。

眼见着时倾像是要带着自己直接上直升机走人,温燃也顾不上一张嘴就吃一嘴沙的窘境,从把她裹得严严实实的大衣里挣出一只小爪子,扯了扯时倾的衣领,“席璇!咳咳,还有席璇!”

席璇还在一旁昏着呢!别把她给忘了呀!

时倾只顾着温燃的状况,还真差点把席璇忘了。但时少表示这不是大问题,他一手抓着软梯,腾出了另一只手把温燃的脑袋重新按回怀里:“知道了,你别急,小心灰给呛到嗓子里。”

唐松年还在下面为他们固定着软梯,时倾低下头,“那边还有一个人,麻烦唐少帮忙带上来了。”

他说完后继续往上爬。

直升机离地的高度不算低因为气流还时有浮动,再加之时倾身上还带了个人,爬起来并不算轻松,他尽量护住了温燃,不让粗粝的风沙吹破她的肌肤。

唐松年的视线一刻不离他们的身上,过了一会儿,直到时倾和温燃的身影消失在直升机上后,他才淡淡扫过昏倒在一旁的席璇,按下了耳中的耳麦。

很快从远处又飞来了架直升机,自上面跳下来名全副武装的军人,动作迅速的将席璇带上了直升机。

上了机后,回到温暖干净的环境里,温燃把头从男人怀里退出。

之前在海里缺氧昏迷的后遗症让她胸口一阵阵泛着疼,她把额头抵在时倾肩上,眯着眼小口啜吸着。

难受是真的难受,但尚且在可以忍受的范围内。

温燃自行调控着呼吸,却不知自己脸色苍白,呼吸急促的模样却是让一直注意着她的状态的时倾一惊。

“……我看看。”唐松年重新登上机时,看见的就是时倾捧着女孩的小脸,小心的为她检查着身体的场景。

他眉心一皱,向着候在机舱口的一名士兵吩咐道:“机上的军医呢?让她过来。”

温燃抬着头,乖乖张着嘴。她之前吞进了不少海水,在这片海域的水质污浊肮脏,甚至混合着不少毐/素,她现在喉咙里干涩的像是被卡住了一般。时倾正在帮她检查喉咙,看看是不是真的卡了什么东西在里面。

温燃难受的眨了眨眼,因为难受而刺激出的生理性盐水划过眼角。

冰凉而柔软的触感抚上了她的面颊,清冽的气息窜入鼻息,她的余光看见了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走到了她的身边,伸出骨节修长的指为她擦去了眼角的泪。

那道高大的身影缓缓降落,指尖冰冷掌心却滚烫的大掌握住了她放在腿上的手,紧紧握住。

他的额心埋在了她的掌心,温燃感觉到了从掌心里传来的微微颤动。“没事了,冉冉。没事了。”

唐......松年?是他啊。

温燃有些恍惚,倒确实没料到第一个找来的人会是他。她还以为,怎么说也应该是温煦那个家伙呀。

因为还张着嘴无法开口,她动了动手指,掌心翻转了一面,和男人的手指扣了起来。

与其说是她受了委屈需要安慰,看起来更需要安抚的人是他才对呀。

两人之间无声却温情暧昧的互动刺痛了旁人的眼瞳,时倾沉下脸。

他们两个当着他的面调情!是当他这个未婚夫是死的吗?!

自我默认了未婚夫这一身份的时某人看唐松年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还有怀里这个小家伙,过河拆桥玩的可溜,要他帮忙救人的时候就可乖可软,一口一个未婚夫叫的人心都碎了。一脱离危险就和别的男人暧暧昧昧,纠缠不清!

可对温燃他是骂也不舍得骂,打更不可能打,那一腔的怒火也就只能发在唐松年身上了。

他一脚踹在了唐松年弯曲的膝盖上,上挑的桃花眼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唐松年,冷笑一声打断了他们的对视:“话说,唐少你有闲情在这语述情长,还不赶紧让军医来给她检查身体!”

时倾踢得并不重,唐松年晃了一下,松开手沉默的让开了身。

早已候在一旁的女军医拎着医疗急救箱上前。

时倾原本正对着温燃,此刻微微侧了下身子给军医让开位置,却还是坐在女孩的身旁,刚刚她握着唐松年的那只手也被时倾牵了起来,攅在自己的掌中。

温燃瞥了眼时倾,这是干什么?争风吃醋?“你也起来。”

她这无情的小模样真是让人又爱又恨,时倾没忍住掐了下女孩柔软的面颊,气笑了:“这么绝情,你这是过河拆桥啊?”

......呸!她才不是那种人呢!

温燃:“你坐这医生不好给我检查身体,还有,伤口扯到了。”她低头看了眼两人交握的手,语气中多了担忧的情绪:“你赶紧去把自己手上的伤口也去处理一下,发炎了就麻烦了。”

女孩被时倾握着的手正好是右手,手臂上的伤口因为拉扯发出了点点刺痛,她手臂上的伤口已经不再流血了,却有淡淡的血迹从她的指尖低落。

那是从时倾右手上的伤口处流出来的血。

自制的枪总会有些问题,时倾给温燃防身的那把枪制作更精良些,温燃却依旧被那巨大的后坐力震的手臂发麻。

更别提时倾用这劣质的枪解决了六七个恶徒,然后又下/海救温燃,又抱着她爬软梯,虎口上被枪震裂的伤口被摩擦的更大了。

温燃一开始还没注意到,直到他牵起她的手,伤口处的血落在了她的手上。

这人都没感觉到痛的吗?还有心情在这里和唐松年争风吃醋?!

时倾急忙松了手,俊美的面容上一时显出了些许的无措。他没注意到……

时倾对自己手上的伤口倒是没有什么在意的,他只懊恼于自己不小心扯到了她的伤。

“抱歉!医生,快来帮她处理下伤口!”

碍事的两人都走开了,军医总算有个用武之地,她先给温燃把手臂上的伤口消毒包扎,然后开始从头仔细检查起来。

“眼睛有点发炎,没有大碍。喉咙疼吗?”

温燃的声音低哑娇软:“疼,感觉有东西堵在里面了一样。”

女军医打开医用手电筒。

眼前的女孩哪怕形容狼狈不堪,也依旧漂亮到不真实,怪不得基本和唐家决裂了唐少愿意放下成见,就算是去请求他一向不喜的唐老爷子的帮助,也要不惜一切代价的找到她。

女军医看着女孩水润润,眼角微微飞红的猫瞳,动作都下意识放的更轻柔了,“来,张嘴,啊~”

温燃:……好吧,被漂亮大姐姐当小孩子哄不算丢脸。啊~

有军医在为温燃检查身体,唐松年和时倾两大男人戳在边上顿时便变得碍眼了起来。温燃悄悄对他们挥了挥手,开始赶人。待会儿医生还要给自己检查身上有没有问题,估计是要脱衣服的,他们站在这看着算什么!

特别是时倾!还不去处理伤口,手不想要了吗?出去!待在这也是碍事!

收到了冉冉的指示,唐松年又叮嘱了军医一声,和时倾对视一眼后,一起转身走出后舱。

唐松年从架子上又拿出了个医疗急救箱,抛给了走在他身后的时倾,他的神色淡淡,说:“给,自己包扎。”

时倾轻松接下,在身侧的椅位上坐下,打开急救箱,拿了酒精和棉签开始给自己消毒。

唐松年站在他身旁看了一会儿,缓缓坐在了他的对面。

直到时倾开始用绷带给伤口包扎时,他才温和开口道:“这段时间,冉冉让时少费心了,我替她和你说声谢谢。非常感谢。”

时倾包扎的动作慢了下来,他抬起眼,乌黑的眼瞳如沉深渊。

唐松年以为他听不出他话中的意思吗?他这是把他划入外人行列,而他唐松年和温燃才是真正的最亲近的人。

可笑!要知道当时在温家的家宴上,那小狐狸说的男朋友可不是叫唐松年这个名字!

他时倾好歹还有个未婚夫的名义,唐松年是什么身份在他面前摆出一副主子的模样

时倾敛眸嗤笑一声:“这是我应该做的,毕竟温燃是我的未婚妻,作为她的未婚夫,我自然应该保护好她,这是我的责任,不是吗”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雪团子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大佬们的心尖宠请大家收藏:(www.83shu.com)大佬们的心尖宠巴山书院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大佬们的心尖宠》,方便以后阅读大佬们的心尖宠第八十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佬们的心尖宠第八十章并对大佬们的心尖宠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