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书名:大佬们的心尖宠|作者:不吃鱼丸|分类:现代言情|更新:2019-12-26 17:24:19

纯正到妖艳的红在女孩的唇上晕染开来, 压住了原本清艳的颜色, 显现出了一种高贵冷艳的气质。

冷傲到惊心动魄的美, 平白惹人心生杂念。

抓住她, 吃掉她,让她在你的身哭泣, 用她哭到沙哑的嗓音向你求绕……

沉沉暗色被掩在了深不可测的眼瞳里。

裴疏墨细细描摹着女孩的唇线,动作轻柔。

但小作精却看不得他的从容,唇上传来酥酥麻麻的触感,她踩在男人要上的小脚丫也一点一点开始用力。

似有若无的力道,像是在推拒, 却又不那么坚定,只让人忍不住想入非非。

裴疏墨纹丝不动,握着口红的手也没有分毫的颤抖。如果忽略他负部的起伏, 怕是谁也察觉不出他心下的波澜。

“胡闹。”他轻斥一声, 却没有伸手阻止的意思。

“你不就喜欢我胡闹。”小作精撇撇嘴, 对男人的口是心非很是不屑。

若真觉得她胡闹,他随时都能阻止她, 现在却只嘴上说说, 不摆明了是在由着她胡闹吗?

女孩抿起樱粉的唇坏笑了一下。

温燃眨着猫一般的圆瞳, 潋滟水光被掩于眼底,她伸手,花瓣样粉嫩的指尖轻轻点在男人肩头, 然后顺着那流畅紧实的线条慢慢向下划去, 若有若无的触碰如燕羽, 撩的人喉间发痒,心尖滚烫。

眼前的小人儿实在是生的一副好面孔,全身上下无一不美。

而可怕的是,这样一个漂亮的得天独厚的女孩,还最爱持美/行/凶。

“冉冉……”放在心尖尖上的女孩的触碰对于男人来说就是最烈/的/药,裴疏墨的呼吸急促起来,低沉的喘/息声/磁性惑人,惹得温燃忍不住想要多欺负他几下。

女孩学过舞,身体柔软度极好,她就这样用着别扭的姿势一点点将脚尖抬起,向着男人的月匈/肌/进发,细白的小/腿在裴疏墨眼前晃呀晃,完全将男人泛红的眼角和危/险的喘/息/声视作无物。

小作精的作死能力堪称一流,至今因此被人压在/身/下教/训过无数次,但每次都积极认错,下次还敢,算得上是威武不能屈了。

裴疏墨收回手,女孩已经上好妆的唇色艳艳,眼波流转间珠玉生辉,不是故意的撩拨,却自然而然的挠动着人心。

她好看的仿佛在发光的小脸上是高高在上的冷傲神情,任谁都想不到这样一个瑰丽无双,看起来矜贵不可冒犯的美人此时正勾着一双/长/腿,用涂着红脂的脚尖顽皮的,用轻巧到似有若无的力道,在男人的要间一点点的向上攀登。

直到被男人一把扣住细瘦的脚踝,女孩还轻慢地撩起眼看了他一眼,眼中仿佛在问着:你有什么事吗?松手呀~

有什么事?凎你/啊。

男人的掌心温度灼热,修长如玉的五指扣在女孩的脚踝上,带着薄茧的指腹轻轻摩擦着女孩细滑的肌肤。

有些痒。

温燃眯了眯眼,却全然不在意男人警告的动作,她挑起眉梢娇嗔道:“老狐狸松手呀,你捏疼我了。”

虽然男人手上根本就没有用力,但女孩的皮肤嫩,白皙的肌肤上轻轻用力就是一道浅浅的红印。

裴疏墨眸色深沉,闻言却听话的松了手。

端的是一副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姿态。

他的无动于衷显然是扰了小作精的兴致了,她兴致缺缺的将腿收了回来,但就在她将脚尖从男人的衬衣里抽出来时。

“裴疏墨!”猝不及防间,女孩的腰/身突然被男人的双手掐住,直接给带下了椅子,扑到了他的怀里。

她的小腿擦过男人的下半处,感受到了那几乎要灼烧她肌肤的炙热温度。

温燃睁大了圆溜溜的精致猫眼,面上显出些装模作样的惊慌。

哦吼,玩脱了!

感觉到男人的手从她的裙角下滑了进来,轻轻贴上女孩细软的腰/肢,掌心里传来的温度烫的她心尖一颤。

他倾身上前去吻女孩的唇,女孩却用双手捂住了唇,她黑白分明的猫眼儿看着他,嫌弃的很,“不准亲!把口红都亲掉了!”

裴疏墨轻声哄道:“没事的,我不嫌弃。”

不嫌弃什么?不嫌弃吃她的口红吗!

小作精偏过头,嫌弃的看着一脸大灰狼幼惑小红帽开门时‘绅士’表情的裴疏墨。

裴疏墨怎么哄女孩都不肯放下手,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干脆换了个策略,低下头,吻上了女孩精致的锁/骨,在那片肌肤上细细甜吮/着,几下就将她的锁骨/吻到泛起了漂亮的樱色。

温燃急忙低声吼他:“裴疏墨!我等会儿还要去拍定妆照!”

“我给你放假。”裴疏墨声音沉沉,压着沙哑的喘/息声,一丝丝热气呼在温燃耳边,很快就将女孩白玉般的耳垂染上了灼灼的桃色。

温燃挑眉,呸他:“你谁?还给我放假!放开!不然我生气了!”

男人的手愈发向上探去,已经摸到了温燃背后的扣/子,两指灵活的挑开了两排对扣。他也挑起眉,眼角的红晕潋滟,如玉君子沾染上了情丝之意,那不经意显露出的撩人姿态看的温燃不由得有些心猿意马。

他低笑,低哑的嗓音磁性的一塌糊涂:“我是剧组最大的投资商,给你请个假还是做得到的。”

温燃质疑道:“你给剧组投过钱吗?!”

“裴疏璧投了,他现在在深山里,没法尽到投资人的责任,作为他的哥哥,我有义务来帮他接手工作。”裴疏墨理所当然道,他的手已经触到女孩身前的柔/软,小心的将掌心覆盖上去。

温燃一把掐住男人的手臂,忍着上身传来的酥麻感,捏住男人结实的肌肉狠狠拧了一圈。

这个狗东西!他还真敢动手!

她的声音里无法抑制的露出了难耐的泣音,愤愤道:“裴疏璧要是知道你现在要担起身为哥哥的责任了,怕是会高兴到想要弄死你吧!”

是谁把裴疏璧扔到连信号都没有的深山老林里的!呸,臭不要脸的老狐狸!

小东西在心里骂他呢?男人轻笑一声,薄唇堵住了女孩的红唇,身体轻轻覆盖了上去。

***

“好!下一组,刘娇月准备一下!”林世将剧本卷成筒状,向着聚光灯下的白思褚挥了挥,“很好,思褚你去换下一套衣服,等下你和乔溪还有两组要拍。”

白思褚一身厚重的明黄色龙袍,衣身上绣着的五爪金龙栩栩如生,他背着手走到林世身旁,稳重的气势不怒而威,仿佛真如从古代里穿越到了现代的帝王。

俊美无双,贵不可言。

白思褚立在林世身侧,皱着眉看着已经换好了衣服了的刘娇月走到了镜头下。

“怎么了?”林世一抬头,就看见白思褚目光沉沉盯着他的模样。

男人垂下眼,俊美的面容威严稳沉,强大的气场让林世觉得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惹得白影帝想要叫人斩了他。

“没事。”白思褚欲言又止,可又不肯离开,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的对视了半晌。

“真的没事?”林世气势虚弱的又问了遍,大脑里开始疯狂回忆自己有没有什么地方得罪过白大影帝?

白思褚的眉头蹙的更紧了,看的林世一阵紧张,才等到白思褚开口说道:“不是应该先拍我和女三温燃的合照吗?而且,”他抬头环顾了下四周,没看到那个娇美的身影,“温燃是还没有来吗?”

林世松口气,还以为白影帝怎么了,原来就只是要问这个呀,吓死他了。

他想起了裴疏墨离开时嘱(警)咐(告)他的话,当然不能说是裴疏墨去和温燃‘叙旧’了才让女孩迟到,他随口扯了个借口,说:“温燃的衣服有些坏了,现在还在补呢。”

他这倒也不算是在说谎。

白思褚还是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女三那么多套衣服,都坏了?”

老油条林世面对来自白影帝的质疑也很镇定自若,“要和你拍合照时的衣服坏了。”鬼知道坏的是哪一件,这样说就行了。

“这样。”白思褚笑起来,点了点头,也不知道信没信。

这时从旁边走过来了个身穿古代侍女衣服的柔弱佳人,她一身粉色衣裙,秀美的五官楚楚动人,轻抿的唇让她看起来显得格外柔弱,惹人怜爱。就是一双圆溜溜的猫眼儿长在这张脸上,细看就会让人感到有种说不出的不和谐。

“哥哥。”她走过来,先冲着白思褚怯生生的唤了声,然后转头看向林世,“林导好。”

“你好。”林世也笑着向白欣瑶笑了下,这毕竟是白影帝的亲妹妹,看在白影帝的面子上给她小角色也是可以的,就是不知道她为什么非要要女三的侍女这样一个角色,还不惜用她哥哥的人情来将原定的演员挤了下去。

但是不管怎么样,白影帝为了让她进组自愿自降片酬,给他省了好些资金花费,这是个好人啊!

白欣瑶靠着哥哥‘要’来的这个角色是女三魏清岚身边的一个侍女,在魏清岚的定妆照上,她也是能混个脸的,所以才早早等在这里。

她在打完招呼后,小心翼翼地拉住了白思褚的袖子。男人低头看了她一眼,不做犹豫的立刻将袖口抽了出来,还皱起了眉,神色淡淡道:“还没到你上场的时候,出来做什么?”

“哥哥。”白欣瑶被哥哥毫不留情的对待弄得眼眶一红,自从她之前做的事被楚期告诉了哥哥之后,哥哥对她的态度就变了,从宠爱变成了冷漠。

这次她想进《深宫》剧组他都不答应,要不是她求了妈妈帮她出面,哥哥根本就不会管她。

白欣瑶低下头,掩住眼中的愤恨。

她垂泪的没有看起来委屈的不行,就连林世都觉得她泛红的眼眶看起来让他感到有些不忍。毕竟小姑娘长得文文秀秀的,一双漂亮的猫瞳和温小作精有几分相似,低头抹泪的样子确实令人招架不住。

林世有些疑惑,这兄妹两的关系不好吗?白思褚不像是会这样冷漠的对待自己亲妹妹的人啊?

白欣瑶忍了忍委屈,她也是傲慢惯了的性子,自然不肯再在一向宠她的哥哥身上碰钉子了。于是白欣瑶抹了下眼泪后,干脆红着眼眶看向了林世,声音轻轻柔柔的说道:“林导,现在是娇月姐在拍定妆照啊,娇月姐拍完了是不是就到了温燃姐了?

她咬唇笑了下,“我很喜欢温燃姐,这次能和她一起演戏让我有些激动呢,就是……”她皱起眉,“我怎么没在片场看见温燃姐,难道现在还没到她拍照的时间吗?可是娇月姐,付亭哥他们都到了呀。”

白欣瑶说话的语气轻柔温和,但林世却莫名从中听出一股不对劲的味道来,在娱乐圈这口大锅里都快煮熟了的林.泡发油条.世立刻联想到:白欣瑶这是不是在他们面前给温燃上眼药?指责温燃不敬业,迟到耍大牌?

而且谁是她温燃姐?温小丫头比白欣瑶可要小上两岁,看颜也比她年轻靓丽,叫什么姐!

但这只是他的想法,可能人小姑娘真的只是等烦了来和哥哥抱怨两下呢?林世转过头,心里却莫名对白欣瑶失了些好感。

温燃才是他们剧组最大的小祖宗,他都要捧着哄着,用得着别人来质疑?

他笑笑,说:“是还没到时间。”

林世听出来的话,白思褚自然不会听不出来。要是之前他一定不会将自己娇娇弱弱的妹妹往坏里想,但自从上次从楚期那里了解了白欣瑶的‘壮举’之后,他对这个妹妹的感情也有些变化了。

“现在还没到温小姐来拍定妆照的时间,也没到你的时间,你回去等着吧,等时间到了我会让于浩去通知你的。”他干脆对白欣瑶下了驱逐令,声音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

白欣瑶的眼眶更红了,险些落下泪来,她委屈的叫道:“哥哥!你怎么能这样和我说话!”

她这一声音量不小,引得不少人都看了过来。

见白影帝的妹妹一脸委屈的看着白影帝,都被激起了浓浓的八卦之心,一个个竖起了耳朵。

但白思褚根本不理她,招手唤来了他给白欣瑶找的助理,让她把白欣瑶带回了休息室里。

这一场大戏看的林世是津津有味,但碍于白思褚的身份什么都不能问,只能把注意力又移回到了摄影棚下。

***

而现在被众人所关心的对象在干什么呢?

被裴疏墨‘教训’了一顿的小作精正握在男人怀里平息气息呢。

裴疏墨不知从哪找来了冷水和毛巾给温燃敷了敷脸,又让人送了套化妆品来,亲手给她画了淡妆,这才让她的状态看得正常了些。

温燃任由裴疏墨将她唇上被吃掉的唇脂重新涂了一遍,脖颈,手腕和其他露出来的地方上的/吻/痕,也被他用粉盖上了。

温燃在男人怀里歇息了半晌后才用有些无力的胳膊撑起身体,凑到镜子前打量了下镜中的美人。

明亮的化妆镜中倒映出来的女孩慵懒的靠在男人怀里,颊间都是春/意/盎然的/餍/足,看起来娇媚动人极了,她的举手投足间的风情万种,一颦一笑都动人心魄,就算是同性见了都会被女孩脸上透露出来的情态勾的腿软。

别说,裴疏墨的化妆技术还真不错。

温燃想起之前连眉笔和睫毛膏都分不清的男人,现在都能给她化妆了!这可都是被她练出来的,都是因为她教导有方,这般想着,温燃不免得有些得意。

裴疏墨又亲昵的吻了吻女孩的发,为她揉了会儿酸痛的腰,这才起身将女孩拉了起来。

“去拍定妆照,我给林世打了招呼,先拍其他人的,现在出去应该也差不多快到你了。”他从衣架上取了一套衣服,又小心的为女孩穿上,林世在剧组的服饰方面花了大价钱,温燃一共有上十套衣服,每一套都精致又复杂,看着就贵的不行,穿起来也很麻烦。

所以男人不得不一点点的给女孩把衣服穿好,还时不时要哄着她抬抬胳膊抬抬腿。

小作精作的很,半分都不愿意动,就等着裴疏墨的伺候,而裴疏墨被她折腾的也心甘情愿。

“你不是说给我放假吗?”温燃抬起腿,让男人将绣鞋给她穿到脚上。

裴疏墨含着丝温和的笑,在女孩的脚踝上揉了下,那上面还印着一枚吻/痕/,被男人轻轻一捏,就显得更红了。他意有所指,说:“你要想放假当然可以,但若是你今天不把定妆照拍了,明天可就要再来一次了。”

他这‘再来一次’说的暧昧,一语双关,惹得温燃又恨不得踢他了。

温燃:“滚!”

※※※※※※※※※※※※※※※※※※※※

那些错别字,大家都懂的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QWERTY 4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大佬们的心尖宠请大家收藏:(www.83shu.com)大佬们的心尖宠巴山书院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大佬们的心尖宠》,方便以后阅读大佬们的心尖宠第三十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佬们的心尖宠第三十章并对大佬们的心尖宠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